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】甄钰源丨难忘的高粱饴

  我小时候只见过两种糖,一种是水果味的硬糖,一毛钱可以买10颗;另一种是褐色的有着淡淡高粱味的软糖“高粱饴”,一毛钱只能买到5颗。儿时的我总是沉醉在高粱饴那独特的味道中不可自拔,现在回味起来,舌尖还有丝丝的甜意……而因他发生的种种故事更是让我难以忘怀。

  那时的我,特别贪吃。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家里仅有的一个五斗橱翻了一遍又一遍,总觉得能找出点什么好吃的,哪怕是一点饼干沫、几粒瓜子也行啊,可基本上我都是一无所获的。我家是“半边户”,家里只有爸爸一个人的工资,不仅要养活我们兄妹三人还要负担地里的种子肥料,因此,我的童年是鲜有零食的。

  有一天,平常根本不生病的我突然感冒了,还发着高烧,爸爸一上午要上四节课,无暇顾及躺在床上的我,喂我吃了颗阿斯匹林就去上课了。课间的时候爸爸跑来问我想不想吃点什么,可我什么也不想吃,平时严历的爸爸竟然破天荒地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:“不吃东西怎么行呢!越是生病就越要强迫自己吃东西,这样才能保持体力,才能和病魔作斗争呢!”说完就出去了,一会儿的功夫,爸爸就回来了,在我枕边放下10颗糖又出去上课了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高粱饴,他一改水果糖的花花绿绿,颜色很淡雅,白色的底上印着一串串褐红色的高粱,正面印着“高粱饴”三个正楷字,捏在手里软软的,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高粱的香味。我小心翼翼地剥开了外面的糖纸,嗬!里面居然还有一层薄膜样的包装纸。(只到我的孩子也像我当时那么大了,我才知道原来里面的那层包装纸叫糯米纸,是可以食用的,亏我当时以为是什么塑料全当垃圾扔了。)里面的糖竟然也是红褐色的!我轻轻咬了一口,那股带着淡淡高粱香味的甜就顺着舌尖一直沁入心底深处去了……生病真好啊!整个上午的时光就被这种高粱的甜味快乐地浸泡着,我的重感冒也因了这10颗软糖竟奇迹般地好了。

  从此,我便深深地喜欢上了这种叫高粱饴的软糖和他独有的味道。每天放学后我都会在校门口的那家代销店门口转悠,那高高的柜台上面放着三个大大的玻璃瓶,里面分别装着水果糖、高粱饴和金黄色的发饼。但是,我却只能远远地看着,悄悄地想念他的味道,当时家里的经济状况是不允许我有零花钱的。可那装着高粱饴的玻璃瓶却总是牵引着我的目光,我就像一只风筝,线的那一头便是那一瓶高粱饴。常常让我不由自主地就趴到了柜台上面,每当老板娘和蔼地问:“小妹妹,要买点什么啊?”“我只看看!”就赶紧跳下来红着脸跑开了。哎!要是我有一毛钱该多好啊,哪怕是五分也行啊,可当时的我真的连一分钱都没有。虽然心里牵挂的历害,却也不敢向爸爸伸手要钱。那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在路上捡到一块钱,然后买好多高粱软糖。自从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我走路都特别慢,总是低着头小心地观察着地面,绝不放过任何纸样的东西……遗憾的是,直到现在为止,我连一块钱都没有捡到过!

  那软软的高粱饴恶魔一样占据着我的心,总是一不留神又跑出来牵动我的神经,让我回味他那丝丝的甜。我绞尽脑汁地想过很多办法:想到过装病来骗爸爸给我买糖、想到过去山上捡茶籽卖、甚至想过要给代销店老板娘去当女儿……

  有一次在家里乱翻,意外地发现了一个装蜡纸的盒子,外面用胶布封着,只在盖子的中间开了个小孔。我拿起来一摇,一阵硬币的脆响传来,我一阵窍喜,哈哈!哥哥的“小金库”居然被我发现了!我只要拿五分钱就有糖吃喽!但是一想到比我大6岁的哥哥那杀气腾腾的模样,最终还是没敢下手。可高粱饴的甜味不断地诱惑着我,心中每天都有千百个声音在争论:“你就拿5分钱,最多就拿5分钱,哥哥肯定不会发现的。”“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?手肯定会被打断的。”“怕啥呀,五分钱我敢肯定他发现不了。”“那糖实在是太好吃了,肯定不会被发现的……”

  在高粱饴的诱惑下,我终于撕开了盒子上面的那层胶布,悄悄地拿了5分钱。当我用尽一切美好的词汇从老板娘那里换来3颗高粱饴之后,当那软糯香甜的高粱饴下肚之后,我便开始幻想,要是天天都能吃上3颗高粱饴该多好啊!

  我在拿到第五个5分钱的时候,被哥哥活捉了!他愤怒的表情我现在仍记忆犹新,当场就被他擂了几拳,事后还在爸爸那里告了一状,理所当然又受了一顿皮肉之苦。星期六回到家妈妈知道后更是怒发冲冠,小指粗的竹刷子打断了好几根。我又羞又愧,恨死了那让我魂牵梦系的高粱饴、恨死了自己那张贪吃的嘴、恨死了自己那双偷钱的手……被问及那些钱的去处,我死也不敢说是买了糖,但我保证从此不会再犯了。

  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吃糖了。现在偶尔跟女儿忆起自己小时候的种种,不禁就想到了那软软的高粱饴,想到了7岁那年做的那些糗事。心里暗暗感激父母家人对我的严格教育,是他们给我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课,让我懂得了做人最基本的道理……

  甄钰源,女,土家族,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,张家界市作家协会会员。从小热爱文学,并于1991年在张家界日报发表处女作《山魂》,曾在《散文百家》《张家界日报》《桃花源》《文艺张家界》《澧水文艺》上面发表过散文、小说等作品。现供职于桑植县公路管理局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