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丘爱情故事——半生姻缘一世福

  76岁的赵爱今和77岁的韩义兰老人居住在党校家属院,他们拥有一个温馨的小院子,里面种植着蔬菜和樱桃树。到今年为止,他们已经结婚整整50年了,一辈子的风风雨雨早已经藏在平凡的生活里。闲暇时候,赵爱今读书看报,韩义兰操持家务,说起两人的感情故事,他们有着那个年代的人们特有的羞涩,但偶尔的对视、不经意的小动作却暴露了他们感情的浓厚醇郁。

  上世纪50年代,两人同在虞城一中上学,韩义兰比赵爱今高一届,两人分别都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,经常在一起开会,互有印象,但并没有过多交往。1959年,赵爱今通过严格的选拔考试进入商丘一高就读,韩义兰留在原校继续读高中,两人多年之间再也未曾谋面。1961年,赵爱今应征入伍,成为一名军人,在部队,他积极进取,勤学苦练,很快就入了党、提了干。韩义兰高中毕业后,参加了县里举办的教师培训班,最终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

  1966年,两人都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,经人牵线,二人开始了鸿雁传书。老家相距不远,又曾在同一个学校就读,彼此印象还不错,书信往来不久,二人就确立了恋爱关系。韩义兰个子高挑,长相秀美,又有文化和稳定的工作,对于这门婚事,赵家自然是十分乐意。可在韩义兰的父亲看来,却觉得有顾虑,因为赵家实在是太穷了,家里只有三件破草房,连一间婚房也没有。

  知道父亲反对是对自己的爱护,但韩义兰认为,赵爱今人穷志不短,在部队表现优秀,是员,又是军官,人品好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政治上绝对可靠。要知道在当时,政治条件要比经济条件重要很多。她说服父亲,同意与赵爱今结为伴侣。按照当时的规定,部队也对韩义兰的家庭出身、政治表现等情况进行了一番调查,确定无问题后,才批准他们结合。1968年1月,二人正式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  都说现在流行“裸婚”,早在50年前,赵爱今和韩义兰就引领了这一潮流。由于当时特殊的政治背景,要求人们破旧俗立新规,再加上经济条件限制,二人只是到公社办了结婚证,既没有办宴席,也没有举办婚礼,连瓜子、糖果也没有准备,一分钱也没花。虽然终身大事办得如此寒酸,但二人至今也不后悔。“我家穷,连一间婚房也没准备,我在部队带回一个被面,父母给絮了薄薄一层棉花,这是我们为结婚准备的唯一物品。”婚后,二人两地分居,当时通信、交通都不方便,一个在部队苦练杀敌本领,一个在家辛勤耕耘,当好园丁,凭着书信往来交流思想,互相鼓励,经济条件虽苦,但二人心里都是甜蜜的。

  1968年,赵爱今在一次军事演练中,不幸左手被炸成重伤、左耳鼓膜破裂,正赶上过年,他独自在郑州住院,怕妻子伤心难过,他没有告诉韩义兰这个情况。“我收到他的来信,看见发信地址是在郑州,就觉得很疑惑,他告诉我他在那出差,就把我瞒过去了。”韩义兰说。直到第二年4月出院,赵爱今才把实情告诉妻子。韩义兰知道后,马上赶到部队,看到失去两个手指的丈夫,她又疼又怨又悔,疼的是丈夫不知道受了多少罪;怨的是他不该瞒着自己这件事;悔的是自己没有从通信中看出破绽来。看到妻子的难受劲,赵爱今一再劝慰她:“没啥大不了的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!”

  让赵爱今愧疚的是,他们的三个孩子出生时,他不但没有陪在妻子身边,甚至一分钱也没有寄回来。“我那时家庭特别困难,作为家里的长子,我每月的工资还没发下来,父亲的信就寄过来了。”持续多年,赵爱今都把所有的工资一分不少地给了父母,养育弟弟、妹妹,自己的小家庭要靠韩义兰的工资和岳父、岳母的接济支撑。时至今日,赵爱今一提起岳父、岳母,仍然是满满的感激之情。

  赵爱今是一个典型的事业型男人,无论是在部队,还是转业后来到地方,他都一心扑在工作上,极少做家务活。所以家务活全归了韩义兰,买菜做饭、拆洗晾晒、照顾孩子、应酬亲戚,再加上自己的本职教学工作,她就像一个陀螺,一刻也没有休息过。特别是后来,赵爱今走上领导岗位,又到宁陵县工作了几年,两家老人年纪大了,经常到家里来住些时日,一切事情韩义兰都打理得井井有条,让赵爱今能够专心干工作,为党和人民尽心尽力。

  50年来,二人虽有磕磕碰碰,但家庭的总体氛围却是温馨、和谐、互相体谅的。退休后,赵爱今开始学着做点家务,给妻子减轻负担。“我现在会做简单的饭菜,烧点汤、炸个花生米都做得不错,夏季的薄衣服也能自己洗干净了。”说起自己的改变,赵爱今十分自豪,这也让韩义兰很欣慰。

  2008年5月,赵爱今出版了《爱今文存》一书,在书中他写道:“我大多是‘两眼一睁,忙到熄灯’,加之又经常被上级部门抽调参加这样那样一些临时性中心工作,或某些社会活动,所以,写东西只能是在节假日或业余时间进行。按说这个时段是要帮助妻子打理家务的,可我却埋头找资料、爬格子、抠文辞。若不是她默默无闻地辛劳与奉献,我哪会有这么多文字的丰硕果实。”看到丈夫对自己的高度评价,韩义兰的眼圈红了,这是多年的辛苦被体谅、被理解之后的幸福。

  退休后,两人的闲暇时间增多了,孩子们建议他们趁着腿脚还好,多去四处走走逛逛,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。记者去采访时,老两口正准备去旅游,在赵爱今看来,这是对妻子多年牺牲、奉献的一种补偿。金婚来临,他还赋诗一首献给妻子:甘苦相伴五十秋,为国为家同奋斗。恰逢盛世身心健,福满晚年乐悠悠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